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旅游频道 > 文苑
故乡的棕树
[发布时间:2018-05-25 09:11来源:云南楚雄网]

春分过后,棕树就开花了。

金灿灿的花儿如鱼籽一般,一粒挨着一粒,抱得严严实实的,像一簇簇成熟的高粱掩映在翠绿的棕叶间。记得小时候,每到这个季节,母亲总会带着我去割棕花。将锋利的镰刀绑在长竹竿上,对准棕花底部的嫩杆,用力一扯,棕花便应声而落了。棕花是一种食药兼具的食材,不仅味美,还有消炎清火的功效。将棕花在沸水中焯后,在清水中浸泡消除其苦味,除掉小花苞,其肥厚的花枝就可以入菜了。可和腊肉、韭菜同炒,也可以同五花肉煮食作红烧,其味各有不同。除了花,棕树顶端的嫩杆也是可以食用的,切片后和竹笋差不多,既可炒吃,也可以煮食,据说有降血压、消炎的功效。成熟的棕果圆圆的,如黄豆一般大小、呈黑色,硕大的核外面裹着一层薄薄的肉皮,味道和干桂圆差不多。

6863287_143306688140_2

(图片来源于网络)

棕树一身都是个宝,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它可是乡下人家必不可少的一种林木。庄户人家都会在房前屋后、菜地边上种上几株,一家兄弟俩要分家了,棕树也要列入财产分割的范围。棕树干修长无枝、表皮有节、光滑坚硬、内部则疏松有纤维,所以人们总喜欢将棕树干掏空当作水槽,以前这种简易的水槽在秧田边、水渠旁是最为常见的。棕树叶俨然就是一个个大巴掌,这可是制作扫把的好材料,这扫把做起来也简单,就是取10至12片叶柄笔直修长的棕叶,用细铁丝将叶柄扎紧,用刀将多余的叶子修掉呈大扇子一般,再把棕叶的前半部分一小束一小束编扎起来,使其不容易分散,一把扫把就做成了。有的还会用小锥子把扫把前端的棕叶划细,使其变得细软,这样扫水泥地面则会更好扫一点。棕片用途也很大,可以用来织蓑衣、编床垫,用起来透气、无异味。记得小时候放寒暑假,放牛就成了小伙伴们每天的必修课,而蓑衣就是标配,天晴时可以当坐垫防湿气,下雨时可披在身上挡风雨,正如词中所言“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蓑衣用途广,但做起来却并不简单。棕树高且直,需用梯子才能爬上去,再用镰刀将一片片的棕片剥下,晾干待用。编制蓑衣的工具则是非常简单,就是一根伞骨磨成的长针,一卷棕绳而已。家乡的蓑衣并非真的像衣服一般有领子、袖子,其实就是件斗篷,但因为棕叶坚韧,要花3、4天的功夫才缝得好一件。

201209221719317552

(图片来源于网络)

而今,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棕树干水槽、蓑衣早已被塑料管、雨衣等所取代了,而每到棕花上市的季节,我便会想起故乡的棕树。李平波

责任编辑:罗晓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