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旅游频道 > 文苑
南华雨露灯会
[发布时间:2018-05-16 09:08来源:云南楚雄网]

南华县城南有一个雨露白族自治乡,这里居住着5285人白族,他们不与大理的白族同源。南华雨露灯会传承三百多年,久负盛名,在南华多年的我却是第一次去看。到了雨露乡政府所在地,车子再继续向南,直接把我带到了力戈村的大祠堂,今天的灯会在祠堂祭拜后从这里出发。

走进百年陈旧破败的祠堂,地上铺着青松毛,四周挂满了红布匹,红布上写得最多的字是永保平安、四季平安、吉祥、延寿、清洁等,仍有春节的气氛。唱灯的演员正在化妆,于是拿出相机开拍。戴盘盘帽、戴花朵的妇女,脸上涂满五颜六色的油彩,仔细一看是中年男子扮演的,问她演什么角色,回答说演“干妹”;穿花衣裳、花裤子的小姑娘,脸上扑了粉,红嘟嘟的,显得十分俊俏可爱,仔细一瞧也是男童扮演的,问她演什么角色,说是演“小妖精”。化妆师在给一男子脸上涂白油彩,我就想他一定是演坏蛋的吧,一问说是演“金葫芦”,但我不知道“金葫芦”的缘由。在雨露街上表演的时候,我见他扛在肩上的刀叉上果真挂着一个锡纸糊的葫芦。

力戈灯班头子鲁继友告诉我,雨露白族现在还有四个灯班在传承“唱灯”。灯班从初一准备道具开始,每晚在各自的祠堂演唱。而到了今天初八灯会日,则四家灯班一齐上山祭祀土主上街表演达到高潮。但四个灯班不是各自为政,而是有大小先后顺序之讲究。四个灯班中,力戈灯班为老大,相当于父亲角色,其他三个灯班跟随他们行动,所用道具狮子、旗帜、灯箱、大刀、剑戟都是最有气势的。雨露灯班为老二,相当于母亲这个地位。下来是罗文灯班和果乐灯班,相当于姐姐和弟弟。鲁继友是对越自卫还击战扣林山战场上下来的退伍兵,在力戈灯班中击鼓为号。他手中的大鼓一响,其他锣、镲即开鸣,叮叮咚咚的“唱灯”就这样开始了。

我之所见:祠堂院子中央,放着纸做的灯箱,先是一对猴子围着灯戏耍,接着是一对小妖精表演,再下来是一对男女表演,他们的动作好似像日常生活的再现。然后是所有男女老少围绕“灯”唱歌,再加一些附和的声调,我们听不大清楚所唱的内容,以为是他们在用白族话唱,一问是本地方言。雨露白族,日常生活他们讲白族话,白族没有文字,但赶集或公共场所他们都是讲汉话。最庄严的一幕便是集体向灯跪拜,虔诚叩首,然后灯班队伍出发到附近山头土主庙祭祀神仙(土主)。鲁继友告诉我, 力戈灯班开唱之前,会通知其他 三个灯班,然后四个灯班在土主庙会合,共同祭祀土主。

下午再次在雨露街子上见到四个灯班的时候,我已经能感受到四个灯班不同的表演风格:白狮子、小妖精系力戈灯班,红狮子系雨露灯班,穿黄衣舞龙和穿小豹子衣舞刀的应该就是罗文灯班和果乐灯班了。我看各个灯班的“神灯”也不一样,有的灯高高举起,似宝塔有两台,而有的灯则是一只盒子,挂在兵器上,扛在肩上。灯会名为唱灯,其实今天街上没有唱灯,只有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和锣鼓声,再加上一些人妖的打跳动作。就询问灯班头子鲁继友,他告诉我唱灯正式在祠堂里唱,从天黑唱到天亮,甚为庄重。他还告诉我,雨露白族唱灯祖祖辈辈只兴男的唱,男扮女装,故所有演员皆为男演员,妇女不得上场,这有点像越剧,还有封建残余之嫌。

我见今天的唱灯,男女老少各年龄段的人皆有,最小的才五六岁,老的六七十岁,大家共同参与,小一辈则耳濡目染,几代人共同传承,唱灯的参与率普及率都很高,这种年龄结构使这一民间文化不会出现断代现象,这就是雨露唱灯能延续三百多年、、常唱不衰的关键所在。普显宏

    责任编辑:邱君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