绚丽多彩的彝族赛装节
[发布时间:2017-02-08 16:27来源:云南楚雄网]

每年农历正月十五日,是永仁县直苴地区彝族人民的传统节日——“赛装节”。这是一个充分展示彝族人民聪明智慧的节日,也是一个爱美比美、比美赛智的节日。

赛装节这天一大早,彝家姑娘便穿上精心绣制的色彩靓丽的服装,打扮得花枝招展,成群结队地嬉闹着,从一条条山间小路汇集到赛装的中心场地(嘎列博)上来。接着,成心要寻访意中人的彝家小伙子三五成群地来了;关心儿女亲事的彝家乡亲,扶老携幼地来了;附近的汉族、傣族、傈族等同胞兄弟来了;前来观光的外地客人来了;摆地摊赶山街的生意人也来了。赶会的林间空地很快便熙熙攘攘,笑语喧哗,热闹起来。慢慢地整个山头都挤满了人,真是人山人海,特别是坡地的观众席里,看到那些彝族同胞身穿着自己绣制的彝族服饰,就像是满山的马樱花。

图片1

这一天,彝族同胞杀鸡宰羊、吃核桃、苦荞粑粑蘸蜂蜜,载歌载舞庆佳节。成千上万的彝、傈僳、傣、苗、汉等民族同胞,从四面八方、乡间邻里、十里、百里之外云集到直苴村参加“赛装节”。当地彝族的唢呐队、芦笙队吹奏着迎客调、过山调,迎接来自远方的客人。

图片2

到了中午十分,那振奋人心的场面开始了。赛装节活动重点是展示丰富多彩的彝族服饰,是在比服饰、赛舞姿。赛装以当地彝族民间舞蹈为载体来展示。赛装节有严格的程序,在所有活动开始之 

前,首先由德高望重的毕摩杀鸡祭“兹西”神赐以吉祥。祭祀结束,活动正式开始。

图片3

第一支出现的队伍是驱邪的毕摩队。

第二支出现的是老倌“乡老咕”队伍,“乡老咕”是吉祥的意思,是最古老的彝族男人舞蹈。

第三支出现的队伍是老奶“咕使咕纳” 赛装队,“咕使咕纳”欢乐幸福的意思,他是最古老的彝族女人舞蹈,也是最传统的彝族服饰展演。

第四支出现的是猎人队,由每个寨子中最强壮的男人组成,粗旷豪迈的舞蹈,反映出彝族祖先们狩猎、征战和开拓疆土的不屈精神。

第五支出现的队伍是背着小孩的少妇赛装队,展示了彝族妇女美丽与自信,聪明才智和心灵手巧在这里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和发挥。

第六支出现的是儿童赛装队,这群活泼可爱的赛装队,让千年赛装文化代代传承。

第七支出现的少男、少女赛装队,通过赛装少男少女互相挑选意中人。

第八支出现的是劳作队,体现了当地彝族的着装,在不同的生产、生活中,穿着不同的服装。

图片4

白天是老人小孩和中年男女的天地;夜幕降临,却是未婚男女和已婚情人的乐园了。通过赛装节这一平台,彝族青年男女寻求爱情和婚姻自由。

每年赛装结束,都评出刺绣能手、农耕能手、最美丽的服饰、最壮观的队伍。

赛装节从一开始就有着鲜明的特点,这可谓是最早的时装表演。所不同的是,彝族少女既是服装的设计者,也是制作者,更是表演中的“时装模特”。赛装场上由民间老艺人和现场观众代表点评所有参赛 服饰。赛装节的服饰别具一格,男性穿绣花羊皮褂,系麻布围腰,最早是以兽皮和皮条作为制作服装的主要原料。女性穿自制、自绣的花衣、花裤、花鞋子,头戴“公鸡帽”,系花围腰。直苴的彝族服饰颜色大多是主要以红色为主,底色为兰色或黑色,整套衣裤鞋帽花红叶绿,蓝天白云。    

图片5

刺绣最早是以麻线和麻布为制作服装的主要原料,针针细腻,线线密匝,放眼望去简直就是花的世界、花的海洋。随着时代的发展,以棉线、棉布、绣花线和丝绸替代了麻线、麻布、兽皮、皮条。最具特色的服饰还是数女性服饰中的鸡冠帽,造型十分相似鸡冠,鲜艳、美观、大方。在传统服装里每一个图案和每一个饰品都有它的意义,比如:“公鸡帽”镶有象牙,吊有虎骨,是彝族崇拜公鸡的一种社会意识和避邪的象征。有的彝族妇女把“打跳”的歌舞形式,巧妙地绣在裤脚上,走起路来,“打跳”图案就上下左右摆动,像“打跳”动作一样,再现了彝族人民能歌善舞的性格特点。

图片6

赛装结束后,在广场上千人围成圈,踏着葫芦笙的旋律翩翩起舞。

每年的正月十四至十六,直苴周围的数十个村庄的彝族同胞换上绚丽的服饰自发的汇集到嘎列博上来打跳。走进直苴,直苴地区一直流传着的这样一种说法:“会喝水就会喝酒,会走路就会打跳,会拿针就会刺绣,会说话就会唱歌”;“葫芦笙一响,脚板就发痒”。在如今的赛装场上有七、八十岁的老奶奶、有刚会走路的一两岁小孩,都在尽情的跳,展示自己的服饰之美。参赛者上千,围观者上万,规模宏大,热闹非凡。白天是老、中、青、幼的女性在跳,男性在观赏;晚上是年轻人的天地,成千上万的男女青年在跳,以四周沉寂肃穆的青山和深邃神秘的天幕为背景,合着芦笙、短笛、四弦和二胡的音乐节拍,男女手拉手,围成圆圈,逆时针方向踏足而歌,通宵达旦,兴尽方休。赛装场是个巨型天然舞会,直系亲属男女不能在一起跳;晚上打跳者都是蒙面人,都蒙上嘴脸,仅仅露出一双眼睛;小伙子可以用手电筒照射姑娘,甚至还可以随意抚摸姑娘们的乳房,这是彝族的传统风俗。

图片10

图片7

图片8

赛装节中的民族体育竞技比赛同样空前热闹。姑娘们有绣花、剪纸、穿针比赛;小伙子们有耙田、捆驮子、射弩、踩高跷、顶肩、拔藤(拔河)、爬山等比赛,其内容十分丰富,这是彝族小伙子体现力量与智慧的时刻,更是彝家姑娘们挑选意中人的重要时刻。

赛装节不是以赛装而赛装,比赛而比赛,是男女青年谈情说爱的好场所。白天在赛装场上,小伙子们认真细致的看着姑娘们谁的服装做得精美、人长得漂亮;姑娘们看着小伙子们在体育竞技比赛中谁的力量大、技能高。到晚上姑娘、小伙们聚集在赛装场上欢歌纵舞,寻找意中人,找到以后就一起拉着手,汇入舞的海洋之中,如果对对方有爱意,用手指在对方的手掌心里轻轻的扣一下,若对方同意,他(她)轻轻反扣其手掌心,就退出打跳圈,到树林中对歌,倾吐自己的爱意,双方都愿意,姑娘可以将小伙子带回闺房同枕共眠到天明,但只能和衣而睡。姑娘带不着小伙子回家,则说明无人爱她。这是一种古老而美丽的恋爱方式。

图片9

赛装节上的集贸市场也是热闹非凡,各种土特产品、日用品等,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彝家风味美食更是吸引人:火燎鸡、羊肉汤锅、坨坨肉、肝生、苦荞粑粑蘸蜂蜜等等等等,真是别有风味。

了解彝族赛装节很有必要了解赛装节的历史渊源。

赛装节的历史要从南诏国说起。

图片11

唐朝初期,在洱海地区形成了蒙舍、蒙嶲、越析、浪穹、邓赕、施浪六个部落,史称“六诏”。蒙舍诏在现在的魏山中南部和南涧北部、蒙嶲诏在现在的魏山北部和漾濞县、越析诏在现在的宾川一带、浪穹诏在现在的洱源中部和鹤庆西南部、邓赕诏在现在的邓川和喜洲一带、施浪诏在现在的洱源北部和剑川南部,六诏同宗同族,都是蛮夷后裔,也就是说是彝族先民。

图片12

南诏首领姓蒙,始祖舍龙原来居住在哀牢永昌,后来为了躲避仇人,于唐贞观元年(公元627年)带着儿子细奴逻和一支哀牢夷迁居魏宝山麓前新村一带。那里的气候以及各方面比较适宜种植农作物和放牧,父子俩带着大家大力发展种植业和畜牧业,物产逐渐丰富,经济逐渐发达,特别是茶马古道引来许多商人,推动了经济的向前发展,加之兼并部落,使蒙舍诏逐渐强大起来。后来,蒙舍诏酋长舍龙去世后,细奴逻成为魏山南部的最高统治者,号令蒙舍诏的大酋长。唐王朝为了抵制青藏高原上崛起的吐蕃政权,竭力扶持洱海地区的部落力量。蒙舍诏经济条件比较好,随时讨好唐王朝,并得到唐王朝的大力支持,为兼并其他五诏、统一洱海地区,建立南诏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图片13

图片14

当时,蒙舍诏东面有一个幅员更为广大富饶的信奉佛教的僰人部落,僰人原来居住在昭通,东汉晚期逐渐南迁滇池,再西迁楚雄龙川江和洱海东南的凤仪、弥渡、祥云、姚安、大姚(包括直苴)、楚雄、南华等地。以祥云为中心,形成了一个酋邦,也就叫“白子国”。唐贞二十二(公元648年)唐廷命令右五将军梁建芳征松外诸侯(现在的四川南部),梁建芳平定松外蛮后,突发奇兵从嶲州(现在的四川西昌)南下,渡过金沙江,沿着大姚、姚安、祥云、弥渡、凤仪等地一路追杀十多万敌人到了西洱河,摧毁了白子国,扩展了蒙舍诏的疆域。公元649年细奴逻建立蒙舍诏号称大蒙国,称奇嘉王,通称南诏。为了守卫边陲,细奴逻派遣他的亲信罗罗(彝族)战士俄逻布带着一支队伍到月利拉巴(大姚县的三台一带)驻守边疆。后来与当地彝族姑娘夷迷阿巴嫫结婚而定居月利拉巴,并生得三子,长子朝里若、次子朝拉若、三子朝巴若。传说俄逻布力气大得无比,走路都能把石头踩得凹,当时他要在直苴拉塞买搭建一座桥,从直苴河尾背了一个巨石回来要做桥墩,但是,背到勒陪摸买背绳就背断了而巨石也留在了那里,这个巨石现在都还在勒陪摸买。他还有一身好武艺,在他的影响下,三个儿子非常好动、好斗,练就一身好体魄。

图片15

公元664年4月,唐王朝要在弄栋川设立姚州都督府,同时设置十三州,把原来郎州都督府的九州划归姚州府,共设二十二州,并调集500名蜀兵来驻守。为此,细奴逻迅速诏回俄逻布商量有关要事。俄逻布刚走不久,他的儿子朝里若、朝拉若兄弟俩突然失踪,十多天不见归家,俄逻布的贤妻十分着急,就请人带信到魏山通知俄逻布迅速赶回家。俄逻布刚到家,朝里若、朝拉若兄弟俩笑喜喜地抬回了一支麂子,这才知道他兄弟俩是去打猎的。

图片16

公元664年4月,朝里若、朝拉若兄弟俩从月利拉巴来到直苴(当时还没有这地名)打猎,撵了一条野猪到泥泽薄,泥泽薄是一片沼泽地,野猪撵进沼泽地后就再也找不到野猪了,当他们又饿又渴瘫坐在沼泽地旁时,发现这里山青、水秀、土肥,于是感慨地说:“要是在这里种上谷子,一定会连年大丰收,吃也吃不完。”当他们弯下腰来,想痛饮那清澈的泉水时,箭筒里滚出了三颗饱满的谷粒。兄弟俩顾不上喝水,赶紧捡起谷种撒到一个泥塘里,并祝愿说:“如果这里是人们能够安居乐业的地方,那么但愿三颗谷种能够长成三大丛,谷草有马脚粗,穗头有马尾长。”到了秋天,兄弟俩又背上毡毯带上弓箭返回泥泽薄,果然,事随人愿,发现他们种下的三颗谷种长成了三大丛,虫鼠不吃、鸟雀不叼,金黄、饱满的谷穗确有马尾巴那样长。兄弟俩背着丰收的粮食赶回家,并决定要搬迁到直苴这个地方居住,消息传遍了各个村寨。朝里若、朝拉若兄弟俩的父母和弟弟以及许多乡亲都跟随着他们兄弟俩,于公元664年(甲子年)农历冬月搬迁到了直苴。后来,大片大片的土地开垦出来了,田里栽上了秧,地里种上了荞、麦、豆、麻。到了金秋,彝家新寨家家户户喜开丰收镰。由于朝里若、朝拉若对开发直苴做出了特别贡献,老年人一片心意要给他们选择称心如意的对象。当老年人征求兄弟俩喜欢哪个姑娘时,朝里若说哪家的姑娘心灵手巧,就和哪家的姑娘做一家,朝拉若说他最爱这个地方的山水林木花草,哪家的姑娘能把这个地方的山水林木花草绣在衣裳上,就娶哪家的姑娘做媳妇。于是,老年人向全村宣布了朝里若、朝拉若的择妻条件,并规定全村姑娘于来年正月十五在村旁的嘎列薄大树林的空地中举行彝族刺绣服饰比赛,以打跳(彝族舞蹈)的形式进行比赛,让兄弟俩选择对象。于是,全村的姑娘开始在农闲时忙个不停:绩麻、纺线、染线、剪裁、缝衣。终于盼到了正月十五(公元666年〈丙寅年〉),一大早,老年人穿上节日盛装,朝里若、朝拉若兄弟俩和其他小伙子打扮得特别英俊,姑娘们穿上亲手刺绣的衣裳纷纷涌向赛装场,朝里若、朝拉若兄弟俩走遍了整个赛装场,仔细观赏了所有姑娘穿在身上的服装,各自先选中了意中人。

后来,彝家人为了纪念他们敬仰的朝里若、朝拉若兄弟俩,每年农历正月十五都要穿上亲手刺绣制的新衣到嘎列薄聚集比赛、唱歌打跳,仿效他俩寻找意中人。从此,这个做法一直沿袭相传至今,也就成为了传统的彝族赛装节。

图片17

直苴这个地方有人居住了,但是,还没有地名,要叫个什么呢?彝族老者们商量:是朝里若、朝拉若兄弟俩首先发现了泥泽簿这个地方的沼泽地,我们才会有今天的日子,所以,以沼泽地的彝意和朝里若、朝拉若兄弟俩的名字合取地名,于是叫做“治若”,“治”是潮湿、有水、泥塘等之意,“若”是兄弟俩的后一个字。“直苴”是南诏国大将军李什成苴取的地名,因为,南诏国的许多人名、地名都是用“苴”,如:阿育王第三子骠苴低,娶蒙氏为妻,生了九个儿子,名叫阿辅罗、蒙苴兼、蒙苴诺、蒙苴酬、蒙苴笃、蒙苴托、蒙苴林、蒙苴颂、蒙苴闪等。高级官员中也有带“苴”的人名,如人名:招亲大将军李什成苴、李什放苴,大总管石履苴,大首领苴大将军时牟苴,请平官尹辅苴,顺政郡王苴那时,怀化郡王苴梦冲等。如地名:利备苴、王北苴、瓦波苴、瓦富苴、思可苴、羊苴咩城、苴和城、苴力德苴等。诏亲大将军李什成苴,听说南诏国的将士俄逻布的两个儿子朝里若、朝拉若开辟了一个好地方,他就到直苴这个地方,并取了“直苴”这个地名。由于受以上人名、地名的影响,把彝名“治若”的“治”音译为“直”,在加上南诏国习惯取用的“苴”,就叫“直苴”。

凝聚着古老悠久历史和浓郁古朴民族文化风情的彝族赛装节,据文字记载已经走过1300百多年的岁月。随着石羊盐井通往蜀地古盐道的开通,蜀地文化和彝族文化的交融,直苴这一古盐道上的重要驿站,其传统的祭祀活动中又增添了许多新的内容,它涵盖着祭祀、伙头制、婚姻(生殖)、古盐道、服饰、歌、舞、乐等文化,集对赛歌赛舞、服饰展示、民族体育竞技、商贸交流于一体,形成了一道独特的彝族文化景观。

责任编辑:邱君竹